老三届,中国最悲惨的群体

                                                                                                            佚名



   
前段时间,社里领导给我个任务去了解当年的老三届学生如今的生存状态.对于这批前辈,幼时还隐隐听说,后基本淡忘.不久,我在网上看见—篇署名”成都弹绷子”为的文章,他们的悲惨景况,现实的生存环境,使我震惊,我开始接触,了解老三届的前辈.

   
我院子里有三个50多岁,每天为生存而奔波的老人也是老三届学生.这三位老人,有一个在外面不知搞什么早出晚归,后来才知道他在外面收废品书报每天卖完后,衣服换得干干净净才回家.他算身体好的,靠收卖废品为生,还要存钱买社保,医保,他结婚晚,儿子才读初三,老婆是农转非农民.家里生存全靠他收卖废品.几天后,我们终于坐在—起谈了起来.他头发白完,爱整洁,爱面子,院子里的人不知道他在外面收卖废品,只知他在某单位上班.他说:现在的人笑贫不笑娼,收废品的谁看得起?如别人知道了,对我儿子也看不起.他今年53岁是老三届最小的,文革时,是红卫兵的头目.1969年初下乡.他父亲是老干部,59年庐山会议后他父亲因帮彭德怀呜不平,从此成为”右倾”反革命,发配到边远山区劳动改.四姐弟全靠他妈拖大.下乡10年吃尽苦头,父亲平反才返城,进了家国/.1998年企业倒闭,30年工龄拿了一万多元解除劳动合同,彻底离开了国企,成了失业人员.不久,父毋病故,他的头发全白了.他虽说文凭只是初中,极好学,知识丰富,他对社会,对一切都彻底失望,他说只有自己救自己.我们从古今历史谈到现状,他说,人只有几十年光阴,我们的经历却浓缩了现今中国几十年的悲剧.搞阶级斗争,我是黑五类子女,下乡10.改革开放,我成失业人员,从头到尾我都是社会的牺牲品.可笑的是,有人竟说我们这批人不读大学才沦为如今惨状.他说:如今国家部长,将军有不少老三届学生,都是些什么人的子女啊?是知名老高干的儿女啊.我这类黑五类子女命运绝大多数和我一样,还有工农出身的子女,现状更为悲惨.可是,谁为我们呼吁?最可恨的是,国企被头弄垮了,我们还自己拿钱买社保,医保,60岁才能拿退休费,—万多圆早交给社保了,我还要买7,也许没等到60岁就死球.每年儿子交书学费我就头痛,学校费用也多,再苦只有先满足儿子读书.吃低保?没门,我也不愿去吃低保,穷得志气.他说,我最近己感到力不从心了,我对儿子说:长大了随你怎样,我管不了,但切不可沦为你老子这地步.如老子这几年死了,你不用读书了,不要去求别人资助没志气,你去社会闯荡,求生存,求发展.什么是好,是坏?自己去识别.

   他对未来己丧失一切信心,只求政府能让他们提前退休山每有生活费就行了.我们政府为什么不为他作想?}阶段,中国完全有财力办得到.军转干部失业的如今己解决,老三届己剩不多,为何不为他们想想?

  院子另外两个老三届学生,也是单位倒闭而都是集体企业的,1997年和2000年拿了几仟圆,万余元而失业,他们也心死,只求政府让他们早退休拿生活费.他们俩的子女,一个在社会游荡,一个是社区出名的烂娃娃.他俩说,我们已是活天天的人了,管不了.我们老实了一辈子,落到如此地步,孩子不能我们的路.任他发展,犯罪该抢毙做牢,我也无办法.2位老人,也是自己买社保,医保,对孩子己无能力教育. ,2位老人的孩子都是职高生,再也无钱读大学.

   后来,我又去访问了不少老三届的老人,境遇好的极个别,绝大多数都是失业在家,到处奔波求生存,身体不好的就活天算天.他们共同点,都没申请低保,爱面子,对社会失望,不相信眼泪,不相信政府会对他们发善心是这批人的共同点.他们经历太多,己看破一切,己没有了点点的幻想和激情,这批人绝大多数对子女是任它自生自灭,龙生龙风生风,耗子生儿打地洞.几十年的自身经历,看破-一切,对子女要求不高.除少数人子女读了大学,绝大多数都是初,职高学生.

  这批人的子女,也是和老子一样,生存一天算—天.不少人在社会上东游西逛,寻生存,找乐趣.他们中的一些子女,己成为危 险的一代.

  通过了-一段时间跟踪采访,我发现这批老三届老人的境况,还不如失地农民.失地农民交一万多元到社保即可领退休金.而老三届失业老人, 靠自己存钱买社保医保还得必需年满60,悲惨啊.不少老三届老人己是病魔缠身,也许不少人还活不到60.我们的政府应该关心他们了.他们己沦为中国最悲惨的弱势群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