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届心境                   ICP06038681

主页  德馨的歌  德馨博客  岁月华章  新老照片  绝版老歌  博客留言


岁月华章记录你的、我的、他的,在难忘岁月中的足迹。心是真诚的,字是真实的,无论它使人心痛、还是使人欢乐......

    2013.10.10微信节选车在怀柔的盘山路上疾速滑行。偷眼顾盼,云淡淡的,风轻轻的, 明媚的阳光洒在山的正面,连一根药草都看得很亲切。偶然踩一脚刹车,是为了给树荫下窜过的小松鼠让路。旷野的山间一片静谧。如果不是岩壁上的红叶枝条微微在动,你会恍惚置身于一幅田园诗般的画品中。 ……

    远离大都市的喧嚣,熬过了黄金周的拥堵,寻找 46 年前下乡劳动过的那个仙境一样的小小村落,桃峪 —— 我来了!

    进村后,焕然一新的村貌一时竟使我失望:梦中俨然简朴的屋舍,现在变成了农家乐的楼堂饭店;当年我在村边清清的河水中独钓半日不见一个路人,现在是虹鳟鱼塘边人头攒动,喧喧嚷嚷;当年清澈见底 一往无前的山泉,现在被拦成一块块死水,养鱼养鸭;当年可随意摘取的核桃一样大的山楂罕见了踪影,红枣、栗子都成了掐斤断两出售的商品。 ......

    可是看着老乡们幸福的脸庞,瞬间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凭啥为了你病态的怀旧梦,人家要永远过那落后半个世纪的生活!

    《青春流逝的地方》书稿

 

德馨2012.5书稿《青春流逝的地方》点击图片可进入pdf内容)

   路上飘满红罂粟----关于诗的回忆  丹柯举着自己的心向前走着,照亮了森林中的路。在他的身后,在他的血流过的地方,开满了美丽的罂粟花……她正象葬身的那条河一样明朗、宁静,她用死否定了那个恰恰相反的世界 。

   惜别吕文科 吕文科老师刚67岁就匆匆走了,令人痛惜扼腕。他为矿工, 为建筑工人,为海军战士,为全国人民歌唱了一生,  此文实在不足以表达我们对他的惜别之情。……愿万千吕文科的歌迷情同我心。

    花 殇   血!我看到了血!针刺破了她白晰的手指,她有点慌。红色的血花不断从她捂着的手指间跳跃出来,像狰狞的魔女舞者......煌煌中华,竟无奈乙肝何?任由它不断地侵蚀中华儿女的健康肌体?我们渴望医学的春天!渴望政府医改政策的春天!

    忆七十年代的青年突击队   我们一批批调来的职工,悉数编入“土建青年突击队”帮助赶任务。说白了,就是给建厂的主力军——国家建委五局当小工。转瞬间,三十年过去了。青年突击队从“劳动密集型”发展到高效完成任务的技术型;又发展到现在项目部模式的生产经营型。这个成长过程,体现了......

   啊,老三届  介绍四位平凡的老三届。每个人都是一本打开的书,向人们敞开着平凡却意味无穷的故事。——肖复兴题记 

  大雪无痕,大德无声  公元1978年底至1979年初,赵凡先生以钦差身份亲临云南边疆,处理边疆国营农场知青以大罢工、大绝食的非常之举要求返城的事件;二十四年后的公元2003年的金秋时节,赵凡先生以87岁的高龄之躯从北京飞赴成都,看望当年在绝望已极的心境下,几乎和他站在对立面的、如今年届五十天命却每每感念他的老知青们。

  再回首,云遮断归途  那时在知青中最流行的歌曲之一便是《异乡寒夜曲》:离别故乡,不知多少年啊?那留恋的故乡。望了又望,远在天边的故乡,不知在何方?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到故乡的怀抱,辛酸的泪啊,无情地流啊,总是洒在异乡。……

  丑陋的老三届  直率地讲,就整体而言,老三届是一个不但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其大多数也没有接受过完整的中等教育的一个群体。这一代人的群体素质低于他们的父辈,也不如他们的孩子们。丑陋的上山下乡运动 丑陋的青春 丑陋的动因

  承无产阶级优秀文艺之雨露,开民族风格多姿多彩之先河  伟大的使命带来的却是深重的灾难,兴衰成亡如儿戏,令人扼腕叹惜。而文革时期的歌曲,实际就是这段让人振奋又让人哀伤的往事之再现,啊,那里面凝聚有人民的思绪,人民的感情,人民的喜怒哀乐,人民的一切一切呀。 

  那一个年代的漂亮女人(续)之一  她的一生,好象都在顽固地追求着一种纯洁无暇的东西。那种顽固,常常令周围的人明显感到压抑,甚而是愤怒。也许就是这一点,造成了她总是处于孤家寡人的境地。

  老三届的真实写照  用诗歌自嘲生不逢时的老三届。

  张铁生的试卷  考试被他们这群大学迷给垄断了。在这夏锄生产的当务之急,我不忍心放弃生产而不顾为着自己专到小屋子里面去。江青同志称他是一块有棱有角的石头,并说我要用这块石头打人了!

  跟我握过手的名人真倒霉  真实的巧合,幽默的联想。请看王宝森和戈尔巴乔夫与他握手后的宿命。

  滴血的“红八月”:“是毛主席叫我打的  当女红卫兵宋彬彬幸福地为领袖戴上革命的红袖章时,老人家亲切地问她叫什么名字。当他得知是“彬彬有礼”的“彬”时,似不经意地说了一句:“要武嘛。”于是宋彬彬从此改名“宋要武”,引为无上光荣。

  从下放到下岗知青一代三十年苦难几时终结  用数据说话——文化大革命运动随著改革的开始而结束,但知青一代的苦难却并没有随改革的深入而终止。在毛泽东的革命时代,这一代人未满二十岁就被过早地驱入社会,经历农村生活的艰辛。

  人性的拷问:祭为追寻自由而死的李九莲钟海源  人,有时候更像畜生。...只听几声惨叫,张志新再也说不出话了——她那为真理而呐喊的喉管被割去了。李九莲被五花大绑,她的下颚和舌头早被一根尖锐的竹签刺穿在了一起。人性的丑陋,...使人们的心被庞大深邃的疼痛折磨着。

  忏悔你们的罪行吧,老三届!  知青作家的拿手好戏只是把叫化子流着脓血的烂腿当战士的伤痕去炫耀,引起人们,尤其未经过“文革”者的钦佩与敬畏。

  没有空白——文革时期的读书生活  1968年,北京中学生中陆续出现了一些以读书和探讨政治社会问题为纽带的群体,也可以叫沙龙吧。我介入的一个群体被称为二流社。步行去大寨参观,搞了次社会调查。自己的这一段思想历程是十分有价值的,在那样一个提倡盲从和迷信的年代里,我始终没有被卷到红海洋里去随波逐流,始终坚持独立思考和探索

  1978年,那场中国知青返城的大风暴  西双版纳农场一个名字叫陈玲先的上海女知青因难产死亡。几乎所有知青都被自己姐妹的不幸死亡震撼了,他们从这个微不足道的事件中读出自身的悲惨命运。积淤已久的怒火如地火喷发,这些从前的红卫兵扔下劳动工具,浩浩荡荡走上街头,他们不是造反和“破四旧”,而是展览命运和抬尸游行。

  老三届,中国最悲惨的群体  我在网上看见—篇署名”成都弹绷子”为的文章,他们的悲惨景况,现实的生存环境,使我震惊,我开始接触,了解老三届的前辈

  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   5月15日,毛泽东致送《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给中共高干阅读。信中,老人家把共产党人分为马克思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把社会上各阶层人士分为左派、中间派、右派。并指出“在民主党派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

  一片青山了此身——罗隆基素描  这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哲学博士,从回国就在大学任教,热情高涨的他既用笔、也用嘴,一心要把自己在美国学到的西方国家关于民主宪政的一整套理论及行为模式,带给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带给年轻的学子。

  我们不停的教育人们做好人,但却很少教人怎样做好人  对于别人的错误,不可轻易指责,不恰当的指责,会使对方颜面无地自容,轻则产生逆反心理,重则心生极度的暗恨,这种仇恨往往一生无法消除。

  居安思危抑或居危思安?  警惕两极分化!“最根本的问题不是贫穷而是相对剥夺感。非常穷的人很少造反,他们太忙于供养他们的家庭。一旦人们填饱了肚子,他们就会开始四处张望,并注意到一些人正过着比他好得多的生活。这种相对剥夺感会引起他们的愤怒、暴力,以及偶然的革命的发生。

  最应记住的11个网络照片  我们努力消灭三大差别,这个差别依然是那样令人触目惊心;我们努力建设法制社会,法律秩序的现状仍然常常令人震惊。......

  生活方式与身心健康—讲座  公认的人的正常寿命应该是120岁。小学生已经有了高血压,中学生开始动脉硬化了,现在影响我们身体健康主要是什么病呢?心血管病是第一位。如果我们坚持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就可以不得病。一共就四句话: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心理平衡。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全文)  当年我们从怎样一个角度听说的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今天看到他的原文,竟情不自禁会与我们认识的社会现象对照!

  台湾校长高震东的演讲  台湾有这么一所学校,学生年龄在15-18之间,每年三千多学生中,因违反校规校纪被校方开除的二、三百人。学校没有工人,没有保卫,没有大师傅,一切必要工种都由学生自己去做。学校实行学长制,三年级学生带一年级学生。全校集合只需3分钟。学生见到老师七米外要敬礼。学生没有寒署假作业,没有一个考不上大学的。

  永远的巴蒂斯图塔  金色的长发凌风飘舞,颀长健壮的身材筋骼分明,清瘦的面容意气飞扬,周身迸射出生命的激情和活力。泪光中,我看见巴蒂缓缓的转身,朝着他的故乡---潘帕斯草原走去,高大的背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暮色苍茫的血色黄昏里。哦,巴蒂,巴蒂。。。。。。

 


站长:德馨  个人网站:http://www.wfka.cn  ICP06038681  电子信箱:wfka@163.com